最新文章
19
18
17
16
南非不為人知的遊戲世界

槍林彈雨的戰場上,史泰龍、布斯韋利士、阿諾舒華辛力加及鐵甲威龍四個人肉流動軍火庫殺入敵陣,霎時間像素與血肉橫飛,擊毁巨型坦克車後,四人坐上直升機揚長而去。這款橫向射擊遊戲《Broforce》以美國電影英雄為賣點,在電腦及 PS4 上推出,銷量超過100萬,但並沒有多少玩家知道,這是一款南非獨立遊戲團隊的作品。

南非除了有鑽石及大草原,當然也有電子遊戲的社群,這裡並不像日本或美國般擁有成熟的遊戲市場,開發者要極力在國際上闖出名堂,玩家亦要在不穩定的網速下與世界玩家較量,大家都在這個彩虹之國裡努力求生。

誕生自彩虹之國的電子遊戲

1996年,熱衷遊戲編程的 Travis Bulford 成立了開發公司 Celestial,推出一款名為《Toxic Bunny》的動作遊戲,自此南非開始了跌跌撞撞的遊戲之路。經歷外商投資及撤資、參展 E3、人才外流等階段,南非的遊戲開發始終未能成熟起來。

《Toxic Bunny》這隻外表瘋狂而邪惡的兔子在早幾年也推出了 HD 版本 (MyGaming)

反而是到了2010年,一款由獨立團隊開發的策略 RPG《Desktop Dungeons》一鳴驚人,在全球最大的獨立遊戲獎項 IGF 中擊敗了神檯級遊戲《Minecraft》,贏得最佳設計獎,帶領南非遊戲走到全球玩家的目光中,銷量亦成功突破100萬。

《Desktop Dungeons》的策略成份極高,令無數玩家廢寢忘餐,Steam 好評率達90% (宣傳圖片)

獨立遊戲抬頭

南非的開發社群因此受到極大鼓舞,重重困難反而鼓勵他們互相交流合作,開發者經常一人身兼多職,同時參與多個團隊。2012年,網上平台 Make Games SA 正式成立,它讓南非的開發者有一個討論交流的空間,不論是新手老手,都可以在上面尋找意見或技術指導,《Broforce》及屍體清理遊戲《Viscera Cleanup Details》在成功前都曾經過 Make Games SA 的洗禮。

玩家在《Viscera Cleanup Details》中不是奮勇殺敵的救世主,而是清理災難現場的清潔工,這款強迫症的異色作品出奇受到玩家喜愛,銷量超過50萬 (宣傳圖片)

同年南非舉行了第一屆的 AMAZE 約翰內斯堡站,這個遊戲展覽暨研討會不但讓南非的開發者展示他們各種異想天開的作品,更邀請到世界各地的開發者到約翰內斯堡舉行講座,讓當地的開發者可以與國際一流的團隊交流經驗。AMAZE 甚至也協助南非團隊到展覽的原生地柏林進行更多交流,激發出更多創意及商業機會。

從72小時 Game Jam 誕生的作品《Helping Hands》,講述主角全身癱瘓,只能控制手指與來訪的人溝通,非常黑色幽默 (宣傳圖片)

困難中向前邁步

時至今日,南非仍然不能被稱為輸出電子遊戲的大國,它依然有諸多制肘,例如互聯網收費太貴、速度太慢、開發及測試遊戲用的硬件亦價格高昂。儘管如此,開發社群的風氣的確日漸興盛,經常舉辦 Game Jam 活動。開發《Broforce》的團隊 Free Lives 除了製作自己的遊戲《Gorn》及《Genital Jousting》以外,也利用他們的經驗及資金培育新開發者及作品,例如橫向動作遊戲《Shattered Realms》。

《Shattered Realms》採用逐格手繪的動畫製作,非常耗工耗時,如果沒有其他支援,項目可能隨時中斷 (宣傳圖片)

遊戲越美好 現實越殘酷

離開獨立遊戲圈,南非的玩家生態又是如何呢?或許我們可以先從熱門 FPS《Overwatch》開始看看。

努巴尼 (Numbani) 是遊戲中一個虛構的城市,位於非洲尼日利亞附近,人類和機械人在這裡可以和平共存,因此也是世上科技最先進的地方,機械人歐瑞莎 (Orisa) 及毁滅拳王 (Doomfist) 正是來自非洲的角色。受到遊戲公司如此重視,想必非洲玩家會感到非常興奮吧?事實卻正好相反。

努巴尼這個和平又高科技的城市,可會是非洲玩家的夢想之都?(《Overwatch》宣傳圖片)

雖然努巴尼科技發達 (毁滅拳王更是義肢科技公司老闆),但諷刺的是現實中的非洲網絡速度極不穩定,莫說要使用歐瑞莎及毁滅拳王「為國爭光」,因為 ping 值 (量度網絡延遲度的數據) 長年保持200 (理想數值是50以下),基本上稍為講求操作及瞄準的角色都難以使用。非洲玩家的《Overwatch》就像是個閹割版本,亦因此難以與國際電競賽事接軌。

Orisa 是肉盾型角色,網速不夠時或許仍可將就使用,但毁滅拳王經常要翻騰著陸,根本不是非洲網速可以負荷的角色 (《Overwatch》宣傳圖片)

急需國家級課金

rAge 是南非每年最大型的遊戲活動,基本上可以說是以玩家為主導的南非 E3,每年的 Lan Party 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在這場為期3天的活動裡,玩家會帶同自己的電腦到會場,54小時不眠不休玩遊戲 (累了還是可以休息),大會會同時舉行各種直播活動及電競比賽。Lan Party 在南非受歡迎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大會可以提供玩家平日得不到的高速網絡,讓他們解除平日的枷鎖,發揮真正實力。可惜在今年的開普敦場次,主辦方在最後一刻宣佈由於資金不足,無法解決物流問題及鋪設高質素的網絡,於是決定取消活動,讓無數玩家非常失望。如果說課金會影響遊戲公平,那麼非洲玩家所經歷的,就是國家級規模的基建投資差距如何影響遊戲體驗。

每年的 Lan Party 總是座無虛席 (NAG LAN 宣傳圖片)

短期內廣大的非洲玩家可能仍無法使用毁滅拳王風騷走位,但《Battlefiled 1》倒是開設了非洲伺服器,或許意味著遊戲公司逐漸看到了非洲玩家社群的潛力。獨立遊戲可會跟隨腳步,開發出非洲色彩的遊戲,發展當地市場?

left
right